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络兼职 » 正文

「可以赚钱的游戏」学生深陷心理危机,大学怎么办

  特里·瓦什刚开始在伦敦布鲁内尔大学上班时,他的工作主要是制止在酒吧和夜总会的斗殴。此后20年里,他注意到了一个变化:越来越多的意外与心理健康有关。

  最糟糕的时候是开学之初,学生们力图适应不在家的日子,要不就是放假期间,假期令留在校园的少数人感到孤独。作为学校安保部门负责人,瓦什不断被叫去处置“心理健康紧急情况”,有时,他会陪有自杀倾向的学生去急诊室,与他们待在一起。“我花了尽可能多的时间。”瓦什说。有时,他会花6个小时陪伴陷入困境的学生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近日刊登文章称,越来越多的大学见证了焦虑、精神崩溃和抑郁症的激增。在英国,2015年入学的学生中辍学人数急剧上升,自杀人数也达到了可怕的水平——截至2017年7月的12个月间,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大学生,每10万名学生中有4.7人死于自杀,相当于每4天就有1人死亡。

  越来越多的学生觉得学校辜负了他们。2018年10月,伦敦大学学院的学生举行示威,搅乱了校园开放活动。今年3月,戈德史密斯学院的学生占领了市政厅,呼吁为少数族裔学生提供更好的心理咨询服务。不少媒体对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存在成见。2017年11月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的一篇文章写道:“我们就是应付不了论文截止日期,考试让我们压力山大,我们就是‘雪花’学生。”2018年9月,英国《泰晤士报》称现在的学生是“雪花一代”,并暗示“直升机父母”溺爱子女。

  大学有义务关爱学生,但在目前的状况下,期待学校扮演家长、医生和教育家三重角色,有些强人所难。这些教育机构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努力适应新的需求;问题不仅在于它们能否化解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危机,还在于它们是否有义务这样做。

  高校替社会受过?

  校园成为心理疾病高发地,反映出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危机十分广泛。研究发现,如今英国24岁以下年轻人中有心理问题的,比上一代人多5倍。过去10年里,医疗保障和公立学校的预算不断削减,这意味着,许多有心理问题的年轻人在上大学前根本得不到帮助,他们会在大学里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。

  “大学只是整个社会现状的反映。”布鲁内尔大学顾问艾琳·斯通说。“这个时代对年轻人有很多要求。我们的工作正在发生变化,不仅有一份主业要完成,还往往得应付兼职。压力来自技术、社交媒体、人际关系等许多方面。这些都会导致焦虑。”

  2017年有官方数据显示,49%的英国公民在30岁前可以进修高级学位。大学学位已成为许多工作的必备条件。学费水涨船高,2006年,学费平均为每年3000英镑;2012年,这一数字升至9000英镑;2017年,升至9250英镑,预计还将继续上升。现在,每个学生离开大学时平均背负大约5万英镑的债务。

  “让大学像企业一样行事,不仅蚕食了学习的乐趣,也使我们生病。”时任伦敦大学学院研究生会主席马克·克劳福德在为英国《红辣椒》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。2016年到2018年,克劳福德每年都会向学校发起要求改善心理健康服务的请愿,曾在一周内获得2000个签名。在此之前,这所学校因为不肯把经费分给心理治疗而饱受批评。

  伦敦大学学院同意再聘请3名心理辅导员,但是,辅导员再多也无法解决所有问题。布鲁内尔大学副校长威廉·莱希一直密切参与该校的心理健康支持工作。他指出,上大学可能是许多学生第一次获得精神健康方面的帮助。“多年来,我们发现中学的资金严重不足,不仅是学校,还有社会服务、青年俱乐部……所有这些曾经的预防措施都消失了。”大学因此不得不承担额外的负担,担起医疗或社会服务的责任。

  很多心理问题与钱有关

  布鲁内尔大学是感受到政策冲击的机构之一。肖恩·卡伦2014年到这所学校读研时,就知道自己需要支持——一场严重的摩托车事故让他无法行走。入校前,他和学校讨论了轮椅通道的问题。“我非常高兴。”他说,“他们把一切都准备好了,所以我不担心。”卡伦很快适应了大学生活,但和多数同龄人一样,资金压力让他紧张。

  和大多数学校一样,布鲁内尔大学有各种社交活动,从俱乐部之夜到祈祷会。可是,过去的几年里,身为学生会干事的卡伦注意到参加人数下降了。派对的场地越来越空,可能是为了省钱而远离校园的学生增加的征兆——现在,超过50%的学生坐车通勤,很多人选择和父母住在一起,上学要两三个小时。其他人有时间限制,因为他们忙于四处打工。这是学生承受压力的另一重迹象——他们的课外时间越来越少。

上一篇:「赚钱项目」杭州一电商接到15余万订单不发货 民警却说做得好
下一篇:「日结网上兼职」大学生兼职“刷单”生活费被骗光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